无缝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唐骏不是开始加藤嘉一不是结束

发布时间:2020-07-13 18:34:46 阅读: 来源:无缝管厂家

一直是把加藤嘉一当做一部励志片来解读的。

这位现在被称为“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的80后作家,曾经是一个真正的屌丝:从爷爷那一代人开始就是贫农,少年时代做过童工,学生时代经常被同学排斥,在与黑帮谈判时屡遭对方毒打。2003年漂洋过海来到中国,运气不好遇到“非典”,一进入北京大学就被隔离起来……

当然,咸鱼也会翻身,屌丝自能逆袭。如今的加藤嘉一,再也不是当年那位流落于北京街头的“三无”人员。他是数十个中日学术交流活动、国际研讨会的制作人、策划人、主持人,他是十余家权威媒体的评论员、专栏作家,他是畅销书作者,备受欢迎的同声翻译者,协调各方利益和愿望的谈判者……用“所到之处,风光无限”来形容此时的加藤嘉一,应该不算过分。

但是,2012年初冬,麻烦来了。10月31日,日本杂志《周刊文春》刊登了一篇题为《揭露在中国最有名的日本人伪造履历》的文章,直指加藤嘉一伪造“考上东京大学”、“在北京大学任教”等个人履历。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公众眼里“说话温文尔雅,思维缜密细致”的年轻人,居然也在自己的个人履历里造假?

不幸而言中,这是真的。因为就在报道出来的同一天,加藤嘉一就在日本和中国网站先后发表道歉声明,坦承了伪造履历一事,称“我确实没有考进东大,对此前的各种行为所造成的误解给予道歉,今后会以自己的努力表达出自己正确的经历,谢罪以及洗涤自己的污名……”

加藤嘉一履历造假被日本媒体爆出后,中国一些媒体人的表现令人惊讶。知名时评作者十年砍柴就表示,“加藤谎说东大录取未去是年轻人吹牛。”的确,加藤嘉一初来北京时,只有19岁。在朋友聚会时吹吹牛,表示自己曾经有拒绝到名校读书的经历,对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来说倒也无可厚非。当年阿Q不也曾经屡屡夸口,声称自己“祖上也曾阔过”吗?不过,公众人物对媒体和公众撒谎,与年轻人对朋友吹牛,其恶劣程度有天壤之别。更何况,加藤嘉一不仅仅对媒体公然撒谎,还堂而皇之地将之写进个人履历,直到《周刊文春》披露此事后,才匆忙进行修改。

也有忙不迭地对加藤嘉一的道歉进行表扬的。评论作者严辉在《中国青年报》发文,认为加藤嘉一“几乎第一时间就作出回应,分别在日本官方网站和中国人爱上的主流网站微博上致歉”,表扬他道歉“及时”,“态度诚恳”。从表面上看,与当年死不认错的唐骏相比,加藤嘉一承认错误并道歉,还真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但事实上,早在今年上半年,中国就出现了对加藤嘉一履历真实性质疑的声音,并将相关资料寄到了国外媒体和相关机构,但当事人一直不予理会。如果没有《周刊文春》的报道,是很难想象加藤嘉一会作如此之快的反应。

仅仅是表扬还不够,不少评论者索性将板子打在公众身上。媒体评论员曹林在文章《面对多数人时考验媒体勇气与宽容》中,从批评媒体在加藤嘉一履历造假事件中“从众”、“随波逐流”、“缺乏独到和独立的判断”,到炮轰公众“因为自私而被蒙蔽了双眼”,“因为群情激愤的疯狂氛围而降低了智商”,成功地将对“履历造假”的批评转化为向“民粹主义”开火。如此高超的忽悠功夫,赵本山恐怕也自叹弗如吧?

公众人物在履历上造假,这是错的。这有什么疑义吗?加藤嘉一举止文雅,观点独到,却并不是他免于批评的“挡箭牌”。这又有什么疑义吗?宽容“造假”行为,在一些常识性的问题上犯浑、装糊涂,是中国媒体和媒体人的常规做派。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我可以下一个断言了:唐骏不是开始,加藤嘉一不是结束。

反倒是日本方面的态度令人刮目相看。加藤嘉一是日本人,日本媒体并不因为他是同胞而手下留情;加藤嘉一长期与媒体界打交道,日本媒体人并不因为他是同行而宠爱有加;加藤嘉一是知名人物,其家乡政府却因为其履历造假,取消了用他做“形象大使”的动议。对“造假”保持零容忍,使我对日本媒体界多了一分尊重。

爱一个人,就送他到中国去。那里经常上演“励志大片”;恨一个人,就送他到中国去。那里有“沆瀣一气”的抱团环境。我的话说完了。(何仁勇)

大同制作工服

沈阳工作服定做

榆林制作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