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想起那年去新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9:50 阅读: 来源:无缝管厂家

出差去了趟新疆,见到那茫茫的戈壁、干燥寂静的沙漠,也见到飘香的果园、茂密的森林;见到炎炎的火焰山,也见到清冽的天山雪……总算了却我多年的夙愿。在新疆的日子,让我时时想起30多年前的一段往事……

文化大革命初,我正在上高中。“复课闹革命”期间,常常在课间趴在桌上听喇叭里播放的革命歌曲。其中,我们最爱听的就是那首“人人都说江南好,我说边疆赛江南……”当时,我们正处在18岁的花季,对那块神奇的地方充满幻想……终于有一天,我们5个原本学业上一帆风顺的“灰崽女”不堪忍受,毅然决然地要去寻找自己的梦想,去新疆。

当我把这个决定告知父亲时,对他不啻是晴天霹雳。我们的拉锯战进行了近一个月,最终,他没能说服我。

离别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中午我到食堂打回半斤饭、两个菜、一个汤,我们开始就餐。父亲慈爱地看着我轻声说:“现在说不走还来得及,待会儿你去送送她们。”我说:“不!她们当中有的比我宝贝得多,她们的父母怎么就同意呢?”父亲说:“你不同,你的身体太弱,至少每个月要病一次,离家那么远,老生病怎么办?”说到这里,我分明听到父亲的口音已经变了调。他拿起汤瓢“咕噜、古噜”喝了两口汤,停顿片刻,又柔声说:“你手无缚鸡之力,去新疆能干什么?”我觉得我也要喝汤了,赶快舀了几口汤和着泪咽下去,回答说:“去新疆建设兵团的初中同学中也有很瘦小的,去锻炼锻炼说不定会好的。”父亲又开始喝汤并说:“我还是劝你们不要意气用事,一切都会过去……以后恢复正常了,上大学……”说这话时,父亲明显底气不足、不自信、甚至很茫然。我说:“我不能当‘叛徒’!爸,我是一定要走的。”父亲猛喝了几口汤说:“你实在要走,也没办法,户口不是不给你,等你们在新疆落下脚,以后再给你寄去。”我只回答了一个“好”字,便又想去喝汤,发现汤已喝完,我起身到厨房倒两杯开水,顺便把已经流淌出来的眼泪擦干,我们继续“吃饭”。父亲委婉地说:“你看这样行不行?你们5个先去新疆看一看,玩一玩,如果很好就留在新疆,如果不好,就赶快回来。”我“嗯”了一声就算回答。我们都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对方一眼,拼命忍着,生怕自己哭出声来,把呜咽强咽下去,父女俩不停地喝水,不再谈话……

当我意识到这样下去无疑会动摇我出发的意志时,我赶紧说:“爸,我吃饱了。”旋即冲进厕所,随着马桶“哗……”的一阵轰鸣,我放肆地嚎啕大哭起来,泪如泉涌。调整了一下情绪从厕所出来,我坚定地说:“爸,我走了!”父亲要送我,被我阻止住。斜挎一个军用书包,手拎一个旅行袋,我跑下楼梯,笔直往前走。

我没有回头,不忍看到伫立在凉台上的那位40多岁正值壮年、英俊倜傥的男子因了政治、因了自责、因了无奈、因了分离而悲恸扭曲的面庞;我也不敢回头,不忍让父亲看到他瘦小的女儿那泪水滂沱的脸……

我们5个“灰崽女”在武昌火车站门口相聚。进了站台才知道没有直达新疆的火车,我们打算先朝西走再说。看见一辆去西安的满载红卫兵的火车,她们先把瘦小的我连同包裹从窗口塞进去,里面的红卫兵也很热情地接住我和行李。人刚站直,就拧着脖子瞅着车外,担心她们挤不上来。待到火车要启动的一刹那,终于见到我们的主心骨、大个子白(班上的团支部书记)挤了进来。随着“哐啷”的关门声及火车轰隆轰隆的起步声,刚要把一直提起的心放回去,突然传来一声惊叫:“我的包丢了!”停顿了一会儿,白终于放弃了矜持,哭叫起来。包里有她带到新疆的钱、皮猴、所有的衣物,包括当时比较贵重的回力鞋。别无选择,我们在汉口火车站挤下车,直奔武昌火车站失物招领处,一直等到晚上9时,包裹依然了无踪影,我们只好打道回府,取消了这次新疆之行。(不过,10天不到包裹还真的完璧归赵,想想那时的民风多么纯朴!)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敲开家里的门,当父亲看见活生生的女儿就站在她面前时,他那份抑制不住的狂喜犹如一股暖流涌进我的心田。

这一幕离家去新疆的情景一直深深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每每回想起,都会在心底掀起一次次惊天动地的狂澜,心里千百遍地呐喊:那山脉一样厚重的父爱,谁人能够替代!

今年正值父亲八十华诞,谨以此文献给这个世界上给予我一生厚爱与荫泽及这个世界上我至亲至爱的人———我的父亲王家才。 《想起那年去新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