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缝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京广高铁贯通逼停短途航线部分航班票价大跳水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2:35 阅读: 来源:无缝管厂家

京广高铁贯通逼停短途航线 部分航班票价大跳水

承载了全中国1/10客流的京广铁路线迎来历史转折,12月26日,全长2298公里的京广高铁全线运营,北京至广州的时间缩短至8个小时。不仅如此,搭乘京广高铁,北京到石家庄段只需1小时19分,到郑州3个小时,到武汉5个小时。  在航班晚点率高企、投诉增多的背景下,京广高铁的入市再度引发业内有关“空地对决”的猜测。南都记者了解,此前已有部分短途航线被高铁“逼停”或缩减航班,而来自携程网的机票信息显示,未来一周京广高铁上几大干线城市的短途机票出现大幅跳水。  “就目前来看,人们关注的重点还未触及高铁与航空背后的联营合作。”中国民航大学机场规划研究所所长王志强对南都记者表示,随着高铁布局的完成,短途航线虽被分羹,但北京、广州、武汉此类干线机场的航空服务半径同时扩大,这一变化不仅涉及中国未来航空市场的格局,还可能引发中国交通业的大变局。  高铁短途优势胜长途  根据北京铁路局发布的京广高铁票价时刻表,北京西站到广州南站全程G字头二等座票价865元,全程最快需时7小时59分,而D字头北京至广州二等座票价为712元。相比较来说,广州至北京的机票普遍在5-8折左右,价格在800-1200元之间,航行时间只需3小时。  “京广高铁北京-广州每天只有1组,北京-深圳只有1对。况且抵达时间较晚,不符合商务客需求。”南航一分公司负责人表示。而航空公司航班高密度运行,每天航班时刻有25-30对,因此京广高铁对这条航线上不会有较大影响。国金证券航空运输业分析师黄金香预计,整体分流仅在0 .45%左右。  不过,对短途航线而言,则可能产生较大冲击。比如北京至郑州,全天共30班高铁,二等座的价格为310元,3小时左右即可抵达。南都记者在网上查询到,北京至郑州的直达航班每天19班,飞行时间1小时30分左右。目前机票打折后最低已跌破200元,加上税费后最低约需要367元。但考虑到去机场的成本,以及本身高铁票价更便宜,搭乘高铁确实更划算、更方便。  武汉可能是京广线上选择飞机或高铁的临界点。北京至武汉直达航班飞行时间为2小时,最低票价加上机建费和燃油费共380元,价格在1000元以下的有近20班。而北京西至武汉全天共7趟高铁,最低二等座票价为522元,运行时间为5小时。考虑到低价机票多为早晨或晚间出发,高铁出发时间多在白天,飞机和高铁的差别就不是很大了。  部分短途航线将停飞  “800-1000公里一直被认为是高铁和飞机的客运分水岭。”中国民航大学机场规划研究所所长王志强表示,在欧洲这种分化相当明显,国内此前几条高铁的开通也预示了这种趋势。  南都记者调查获悉,郑西高铁开通一个多月,郑西航线上座率由7成降至2成后,随即停飞。石太高铁开通后,太原至北京的部分航班取消。成都至重庆高铁开通后,四川航空公司停飞了运营长达19年的成渝航线。上海至郑州的高铁正式运营后,春秋航空相关航班被迫停止。武广高铁开通后,南航曾缩减武广高铁线上的飞机航班。为避开高铁锋芒,南航当时新增加的武汉、长沙方向航班,都选择从深圳出港,而不从广州出港。  石家庄机场的“京广线通航城市”共有三个,分别是武汉、长沙和广州。今年9月,京石高铁还在联调联试,郑州-武汉高铁刚投入运营,河北航空停飞了石家庄-西安-长沙航线,而新辟石家庄-西安-桂林航线。此外,石家庄-长沙航线目前由南方航空[]、昆明航空两家航空公司每周执飞五个航班,但每周一三五日已无航班。“从石家庄到武汉仅需3小时,到长沙约为4小时。”河北民航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京广高铁开通后,石家庄到武汉和长沙两地的航线基本上将停飞。  短途航班票价大跳水  “武广、石太等高铁陆续开通,京广高铁全线完工投入运营后,使得受影响较大的短途航线影响已经基本完成。”黄金香认为,此次京广全线贯通后,受到分流影响较大是北京-郑州航线,预计分流60%;另外受到一定分流影响的还有北京-武汉预计分流25%,郑州-广州预计分流15%,北京-长沙分流10%,深圳-郑州分流10%,“我们预计实际分流比例将很可能低于上述分流比例假设。”  受此影响,京广高铁沿线各节点城市  短途航班机票大幅跳水。根据携程旅行网提供的信息,12月27日至1月2日未来一周,广州出发飞往部分高铁站点的机票,每日机票都有2.3-5折不等的最低折扣价。其中,广州至武汉最低3折280元;广州至郑州最低2 .3折310元;广州出发至太原最低折扣3折430元;广州出发至西安最低2 .5折370元。“虽然此期间还属于淡季,但这一折扣也远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一位业内人士透露。  不过,“对于短途,航空公司还在观望。”上述南航分公司负责人也表示,高铁晚上检查不能运营,而民航在飞行时刻上灵活有优势,因此对高端商务市场来说,航班在短途航线不会消失。  高铁民航联动的力量  “事实上,当高铁快速发展提高运输能力的同时,它也为干线机场输送了更多的客源。”王志强表示,以前大城市机场的辐射半径可能只有100-200公里,但高铁的运行令这一覆盖范围扩大到500公里以内。众所周知,很多机场离市中心都有1-2个小时的车程,而高铁的介入可将南京的乘客运到上海乘坐航班,而邯郸的乘客则可以从武汉机场出发。“因为,北京、上海、武汉、广州这些干线,可选择的航空公司、航班时刻、到达目的地更多。”  据黄金香表示,北京-武汉、郑州-广州、北京-长沙以及深圳-郑州,这些支线航线规模较小,总计占国内旅客总数的1.66%。而京广、京深航线旅客规模较大,分别占到1.26%、1.06%。“长航线旅客占比高,飞机利用率、利润指标都高,是航空公司最希望开通的航线。”王志强表示,而随着这些干线机场客源辐射范围和数量的增加,可更有效地整合客源,并为开通新的远程航线、国际航线争取到更多的筹码,同时还可快速拉动沿线经济发展。  在王志强看来,高铁和民航并不是非此即彼的二选一淘汰赛,而是一种“竞合”关系。比如空铁联运,能更加充分发挥民航的特长,这种营销整合在国外相当普遍。“但这也要取决于高铁车站与机场之间的交通情况,是否有轨道交通链接,或者干脆就是机场盖在火车站上面,类似上海虹桥机场。这些都要在未来城市交通建设布局中提前规划。”  一旦这种高铁、民航联动的运营模式成型,无论对客运还是货运而言,中国的交通运输格局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南方都市报)

点滴状银屑病是比较严重的吗

海口癫痫医院

厦门可视人流手术价格

早泄的病因有哪些呢

相关阅读